欢迎访问:2019久热线视频这里只有精品-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春呻不断

春呻不断

九洲国处于大陆的中心地带,物产丰富,土地肥美,民风淳朴,是个以农耕文明为本的国家。自开国皇帝李东海建国至今已有400余年。

  说到李东海,乃一代人杰也,400年前老帝国式微,造成地方势力日益强大,最终帝国分崩离析,军阀割据,民不聊生。当时内有军阀混战,外有众多异族虎视眈眈,下有邪教魔殿作祟,当真是混乱不堪,生灵涂炭。

  危难之际年轻的北郡太守李东海手持三尺瀚海宝剑起兵,发檄文宣:天下大乱,吾兴正义之师讨贼,誓要肃清寰宇,还苍生安享太平。起兵之初也着实是困难重重,内忧外患一股脑压向李帅,说来也正是天运昭昭,幸得一天大的助力前来相帮。助力说起来只是一个毛遂自荐的人。名为轩辕圣通。轩辕乃是极为神秘的一族,相传太古时期是为人皇。但不知为何,轩辕一族突然消失在时间长河中,此中缘由在此也不一一表诉。

  只说李帅得轩辕圣通相助,如虎添翼,圣通真神通也,武功高绝,智计无双,短短二年间便打下了偌大的4州7郡,正值兵强马壮,粮草丰满,又有圣通相助,准备一鼓作气平定整个8州16郡的时候,突然魔龙横空出世,暗潮下邪教魔殿也浮出水面。却不知这魔龙和魔殿是何关系,一龙一教成互相帮扶之势,也不知目的为何,竟硬生生的烧杀横掠。又正值异族游牧骑兵来犯,李帅腹背受敌,渐有颓势。

  后轩辕圣通谏言兵分两路,一路由李帅带领铁骑北上,以抗军阀和游牧异族。

  一路由轩辕圣通向天下武林正道发起大会,商议联合剿灭魔殿势力,并南下斩杀魔龙。武林正道无不折服于圣通的武学和品德,又感于李帅和圣通为苍生的一腔热血,纷纷响应,推圣通为武林盟主,共战魔龙。

  一帅一师分兵临别之际,却不知这一去是死别还是能生聚,才感惺惺相惜泪流满面,遂结为异姓兄弟,李帅更是把瀚海宝剑赠与圣通,愿圣通兄长能手刃魔龙,剿灭魔教。

  一别就是二载,北方的李帅节节胜利,肃清了所有军阀,竟还逼的异族退不能退,进却又不能进只得和李家铁骑展开决战之势。而南方的正派武林也在轩辕圣通的统领下杀的魔殿血流成河,圣通更是神功护体斩杀魔殿教主,残存不到一成的魔殿教徒在教主死后也做鸟兽散,后又困魔龙于如月山,只等时机来临给与其致命的打击。

  又过了月余,秋风萧瑟,北方的决战开始了,怎一个惨烈形容。

  胜的……是李东海……活下来的李家军十不存二。

  惨烈的决战也许并不能让人无所畏惧的品尝甘美的胜利果实,反而噩耗传来,魔龙无法被杀死,却能被封印,代价是轩辕圣通的命。

  圣通手持瀚海宝剑与魔龙大战六天五夜,重伤了魔龙,并封印了它。轩辕郎却也油尽灯枯,无力回天,死在了如月山上。

  惨烈的决战,兄长的牺牲,给了李东海巨大的伤痛,可这位人杰却把这伤痛埋在心间,建立九洲国,颁布新政,收拾河山,几年间就让这个新国家国富民强起来。闲暇之余,开国皇帝想起了义兄,悲从中来,竟潸然泪下,泣不成声。期间遣人去寻轩辕郎的后人同族,却落得个音信全无。当下也只得释然,他明白,兄长生前告知轩辕一族的使命,也无入世之心,只贪念安静的隐于世间。

  弹指一挥,白驹过隙,九洲国太平的安享了400年的和平,历代国君承东海祖训,知胜利来之不易,都也能励精图治,打理国政,其中也出过几个不肖子孙,昏君奸臣,这里就不一一道来。

  传到如今的九洲国君名李翰,这李翰国号永应帝,还当真是永硬,这里先暂且不表。他也算的上是九洲国建国以来排得上号的明君,国力民生整治的井井有条,众臣下也都兢兢业业的辅佐朝政,自21岁登基以来,已经18载,39岁的李翰在国政上越发自如,身体也正当壮年,就一个硬朗。

  可能唯一头疼的地方在于皇兄沂王总对他这个曾经的皇弟不待见,李翰是个仁义之人,兄弟之情不和睦,他也毫无办法,想想可能是皇位在他,也就释然了。

  虽说是难得的明君,但是人无完人,这位爷却十足是个爱房事的主,刚刚说到永应帝,永硬永硬,下面却也异于常人,生的威猛异常,真的叫一个天赋禀异,偏偏他又精力充沛,一到夜间整治的后宫春呻不断,还尤其喜好成熟的美妇,曾多次染指臣下的娇妻美妾,臣下也是敢怒不敢言,只得由得他去。

  李翰不但精通各种御女之术,和治国不同,他治国喜欢开明,听取各方面意见,可是在男女之事方面他却是个彻头彻尾的男权主义者,加之身为帝王,什么样的女人不都要在他胯下臣服么??

  说到后宫,虽说李翰需求无度,但是人数倒是少的出奇,一共也才5名成员。

  除皇后,还有4名妃子。卫皇后,林贵妃,贾贵妃,韩妃,还有最后一名是由皇兄沂王进献来的美女,馨妃。

  后宫稀少也全是遵守太祖东海的遗训,精简后宫,重在国事。虽说人数少,皇后和妃子的质量却也半点不含糊。卫皇后乃前任吏部卫尚书的爱女,生的国色天香,仪态万千。其他4个妃子也燕瘦环肥,各有千秋,都是一等一的大美人,特别是馨妃,和卫皇后平分秋色,号称皇朝二美。按说5个大美人守在身边,总该满足了吧?李翰可不这么想。

  说实话,他不满足,并不是妃子少,他贪心要更多。而是他超强的性能力让5个女人都苦不堪言,更有甚者在同一个晚上连续临幸5女。后宫中不但没有争风吃醋,反而发生佳丽们大呼是时候扩充建制这等奇事来。臣下的娇妻美妾,他也没落下,兵部黄侍郎的美艳爱妻闵嫣然就常常来宫内找林贵妃闲谈,闲谈之余皇上也会正好圣驾降临林贵妃别院,剩下的就是一对儿美人的娇啼之声。

  另外一位让皇上时常想念的就是馨妃的姐姐,一个叫雪姬的女人,这雪姬身材修长,一双美腿,偏偏胸前的分量还十足,一张脸也当真是闭月羞花,李翰觉得相比之下绝不会逊于皇城二美。几番转悠下来,皇上也喜抱美人上龙床,一番耕耘,杀的美娇娘求饶连连,娇声不断。无奈雪姬早已定亲于某王公子弟,李翰也并无强抢之心,他知道和他云雨过的女人,绝不会把他忘记,假以时日,还是会自己送上门来。

  至于其他的大臣家眷,也和妃子们多有走往……这些女人无一例外都臣服在李翰胯下,无论是皇权,还是宫中的规矩,还是永硬帝的能力,还是宫中那个" 秘密的女人都为之害怕的机构" 都完全有理由让她们服服帖帖的跪下伺候。

  但是凡事都有个例外。这事还得从皇后说起。

  卫皇后的尚书父亲为官刚正不阿,和名震江湖的武林正派旗帜——蓬莱宫的老宫主秦老头关系非同一般,互有走往。他们两个膝下都是独生女儿一个。走往多了,从此以后,一个官府的大家闺秀,一个艳名远播的冷傲女侠就成了自小到大的好闺蜜。后来秦老宫主却抱病不起,时日不多便驾鹤西去,丢下了一个女儿和偌大的蓬莱宫。新宫主秦雨宁不但剑法精绝,还美的倾国倾城,惊为天人,无奈却找了个只知道喝酒赏花斗蛐蛐的小白脸为丈夫。当时震动了整个武林,各家公子少侠纷纷哀叫不已,鲜花插在了牛粪上。

  丈夫的玩世不恭一次次的让秦雨宁失望,到绝望。越是高傲,冷艳的女侠可能越需要一个好男人的陪伴。秦雨宁并不是个淫乱的女人,但是她高傲,不会被世间的条条框框所束缚,是个敢爱敢做的女人。既然丈夫是个窝囊废,秦雨宁就自己追求幸福,人是找到了,偏偏换了好几个都不甚满意,从圣剑门的秦松,到陆中铭,到疯狂追求者朱贺。心情郁结之下,宫中一有闲暇便想起了多年未见的闺蜜卫姑娘,卫姑娘现贵为皇后,但这在秦雨宁眼里并不是障碍,她是皇后,我是蓬莱剑姬,何尝又低人一等,哪怕是皇帝亲来,秦雨宁可也不会畏他半分。

  " 有个废物老公,把他赶走是正确的!还好儿子还算听话,乖巧好学,温文尔雅,正值十三岁大好年纪。" 想着,又思道。" 真是有点想念卫姐姐了" ,心随意动,宫中正好要处理皇城的几处产业,本来这等小事绝轮不到剑姬亲为," 借此机会去皇城,进宫见见卫姐姐也好" 秦雨宁这么想着,就动身了。



  一路安稳到达帝都,事情丢给下人去办以后,剑姬就只身一人立即至宫外求见卫娘娘。把守宫门的御林军何曾见过如此绝色,想来也不是凡人,不敢怠慢,慌忙去报。剑姬等了半炷香工夫,就听远远的,一阵锣鼓琴瑟之声传来,听脚步是几十人往宫门口赶将过来。几声洪亮的号子彼此响起" 九洲卫皇后鸾驾到!!

  "

  剑姬正惊异于皇家的排场时,一顶十六人抬鎏金凤仪大轿就在几名服饰姣好的宫女的催促声中一路小跑过来。轿子并未停稳就见红盖罗伞轿门被掀起,一个身穿红间金边华丽宫服,头戴九头凤冠的美艳端庄妇人稍有慌乱的走下来,失声道" 是宁妹??我的好宁妹在那?"

  剑姬心里一阵暖意升腾起来,卫姐姐毕竟和当年一样," 雨宁在这"." 真的是你,你这许久不来看卫姐姐,还以为大名鼎鼎的蓬莱剑姬把本宫,不,把姐姐忘记了呢,快快上轿,同我一起去长乐宫(东宫),真的想死姐姐了,好多话要和你说起。" 剑姬本是爽气之人,大步上前和卫娘娘手牵着手进了轿。

  路上莺莺燕燕,二女容貌都为女人中的佼佼者,卫娘娘人称皇都二美之一,至于剑姬,倾国倾城业已不能准确的形容她的貌美,只能道此女只有天上有了。

  只见剑姬微长混圆的脸蛋白肤胜雪,红唇艳而不俗,高挺的鼻梁,眼睛杏目含情,水气氤氲,弯细柳眉,长发黑鬓柔顺的流于身后……身上并无任何配饰,唯有额间一串细小的青玉小链坠有蓬莱宫剑标静静的伏于上额和黑发之间,柔美中带有一股圣洁英气,让人不可侵犯。

  一袭素白衣服配有青花点缀,胸前凸起晟伟,身材多一份少一分都觉得不再完美,下身青白布鞋,配上长至膝盖上方3寸的白裙,显露处吹弹可破的修长美腿。简直不可方物。连卫娘娘都棱棱的看着剑姬,失声喃喃叹道;" 真是天造鬼斧出的标志美人啊,你此番过来,让李皇瞧见可就……逃不出去了……李皇就是想尽办法,也……" 最后的几个字几乎是无声的呢喃。

  转眼间就到了长乐宫,剑姬和卫娘娘携手缓步入殿,七折八转,穿过门楼前后殿,行至殿后的御池皇苑之中,一袭凉亭,一壶香茗,喝退下人。两姐妹似乎有说不完的女儿家事,剑姬这些年的不顺和烦心之事也暂时抛到了九霄云外。" 好久没这样放松终情了。" 剑姬心道。

  语间剑姬打量起远近之处。池水青柳素花,高阁楼台碧瓦。

  气派绝伦的皇家大殿配上神工巧匠的园林,让人感叹不已,至尊天子的豪气尽显不藏。剑姬也是第一次进入内宫中,不由得和自己得蓬莱阁相比较,不由得想:" 皇家气派确是非同凡响,但我蓬莱宫建于山岭山林之畔,半面环海,仙气缭绕,也不会输于皇都罢了。"

  整个下午就这么过去了,剑姬说了这些年来感情上的坎坷和失意,这些当真是第一次敞开心扉和他人提起。卫娘娘听着听着倒不由的留下泪来:" 妹妹真是辛苦了,怕只怪那废物男人,唉……妹妹这般标志,怎的情字上却气运如此啊。

  ""姐姐不必伤心,宁妹也看得开了,现在身边男人环绕,追求者云云,被人追捧不失也是一种幸福".剑姬倒安慰起卫娘娘起来。

  " 也罢也罢,妹妹自会照顾好自己,姐姐相信。也是也是,这么多登徒浪子追着你,把你愈发惯的傲气冷艳了,怕是天下男人都快没一个你能用正眼瞧瞧了吧?不知你的几个追求者床上功夫如何,还能喂饱我们的大侠女剑姬吗?" 卫娘娘打趣道。

  剑姬何曾受过如此取笑,也只有这个皇后姐姐敢动高傲剑姬的太岁土了。剑姬不由面色一红,娇羞道:" 看姐姐说的话是何道理,甚么床上功夫,可切莫再取笑妹妹了。倒是妹妹反而担心姐姐,都说这一入深宫深似海,没少受委屈吧?

  "

  " 委屈谈不上,只是宫中少于人来往,难免寂寞至极,只能自己消遣。刚刚来时不习惯,多年过去反倒喜欢上了宫内的幽静。" 卫娘娘说罢,天色不早了,夕阳晚照。剑姬和娘娘回到长乐宫中,早已吩咐下去的酒菜一盘一盘鱼贯而入,都是珍肴海味,豪华异常。剑姬倒是爱素,不喜酒肉,挑了几样清淡的菜吃了。

  天色夜下来以后,长乐宫内和白日无常,火烛通明,娘娘并未给剑姬安排住处,她执意要和剑姬同被共眠,还说原来不都是如此?剑姬无法,也只得苦笑应允。

  刚刚进入长乐后殿寝宫,两女正要继续谈起白天未完的话题,突然一个年长太监入宫求见,卫娘娘见此太监,突然慌神道:" 罗公公,你怎么来了,你不是专职送牌通报么?" 公公惊异于坐上剑姬的美貌,愣神之后回到:" 咱家确是来送牌的。怎么娘娘这里还有贵客?" 说罢用一种了然于心的眼神看着剑姬,感情以为剑姬是娘娘找来双凤一龙呢。幽幽道:" 这位女贵人还是第一次见着,想罢东宫娘娘真是手眼通天,竟找来这么标志的人儿。娘娘还是第一次邀人一起呢,这位贵人一来,娘娘可是胜出其他妃子太多了。" 随即递给娘娘一金牌,便转身告退。

  剑姬望去,金牌上只有三个大字——卫箐箐。正是娘娘的真名。

  卫娘娘膛目结舌了半晌,突然恼怒大喝道:" 李皇竟不知本宫有贵客来访,今天本是安排谁当值通报御牌间的?" 剑姬在一旁不知所以。一年幼女婢吓得全身颤栗普通跪下去声泪俱下,鼻涕竟糊了一脸,哭喊道:" 娘娘饶命,今天本是奴婢去御牌间通报,谁知接待贵客,一时之间忘记了这等大事".娘娘惊慌道:" 先拖出去,不杀你也不会让你好过,你这奴婢坏我大事矣".说罢望向剑姬,正要言语,突然听见外宫高声通传:" 皇帝圣驾到".

  " 这可如何是好,妹妹你不知,平时各妃包括我名字都刻上了金牌,李皇夜里要谁侍寝,就会先翻谁的名牌。然后送到各宫中,我们谁接了牌,自然要尽心伺候。今天妹妹来,本是告假一天,让那该死的奴婢前去御牌间通传,不上本宫的名牌,谁知竟惹出这事来".娘娘慌到:" 这李皇今个儿来的如此之快,已是来不及安排妹妹告退了。妹妹先跪下别动,姐姐自会向皇上告饶".

  说毕娘娘突然摆出更衣之势,奴婢们慌忙而上,顷刻间把卫娘娘脱的一丝不挂,光着屁股双手背于身后,做被捆绑状,然后跪下去,低着头道:" 宁妹,你先跪下,李皇要来了,不要失了礼数。"

  这下轮到剑姬膛目结舌的盯着卫娘娘,只见娘娘被脱成小白羊一般跪在地上。

  仔细一看娘娘下面私处的阴毛也竟然消失无踪,露出光溜溜的密处。记得娘娘下面是有耻毛的啊。剑姬正愣神间,就听皇帝已经进入寝宫。

  只见一个穿黄袍的高瘦中年男子进入房内,面白无须,脸上却不怒自威,长的也确实是英气不凡。男子进来和站着的剑姬四目一对,双方竟然都愣神了。剑姬第一次遇见这架势,两人对视了半晌,娘娘突然低声短促道:" 宁妹,还不跪下。"

  秦雨宁乃江湖侠士,生平也最恨这些礼数,但今天事已至此,何况来人正是李翰,九洲国皇帝。思量了一会儿,剑姬慢慢的双膝接地,低着头跪下,不再言语。

  李皇却着了魔一样的看着秦雨宁,喃喃道;" 你难道是仙女下凡尘?".直到剑姬跪下低头,李翰看不见剑姬的面貌之后,才慢慢缓过神来。

  卫娘娘慌着把今天之事原原本本的告知李翰,李翰还是紧盯着剑姬,目光再难以离开,只见剑姬跪于地上,洁白粉滑的大腿有一大截露出来,小腿上还穿有淡淡的白色透明袜子。高耸的酥胸坚挺饱满。李翰听完娘娘的解释,再看向剑姬明白原来这就是艳名动天下的蓬莱剑姬,一直听说是个仙子美人,今天终于得见。

  却不知本人竟是如此美貌。

  看见貌似顺服的跪在地上的剑姬,李翰顿时感觉到一股岩浆般的炙热汇聚于龙根之处。脑中却异常的清醒,呆立一会儿,李翰道;" 既然是这样,反倒是朕失礼了,唐突了美人,不知卫后有如此的仙子佳人贵客".

  期间李翰的双眼竟直的望向剑姬,连一旁裸身跪立的卫后都没撇去一眼。剑姬见半晌皇帝和卫后都没再言语,偷偷的抬头望向李皇,只见皇帝胯下龙根巨棒隔着龙袍翘立起来老高,看形状让波澜不惊的剑姬都心慌不已,这巨棒也太大了吧。想到此间,剑姬俏脸一红,直到耳根,慌忙移开视线,往上望去,正好又和皇帝看了个对眼,剑姬还发现皇帝盯着自己俏生生的白大腿愣神呢。

  不等李翰言语,剑姬突生急智,低下头不卑不亢的告道;" 此事确是民女打搅了皇上的雅兴,望恕罪。容民女秦雨宁告退。" 说罢竟直身起来走出屋外去了。


  目送剑姬走出屋外,李皇这才缓过神来,他并未在意剑姬的无礼。" 这真是个奇女子,以前朕可从来没想过世间竟有如此绝色佳人。而且她不怕朕?她身上有着傲视一切世俗的气质么?这正是我一生都在寻找的女人啊……我李翰定要征服这样的女子。"

  想毕,不知是不是错觉,他竟产生和当年李东海那样的豪气来。望向卫后,眼里却荡漾着浓浓的欲火。李翰问道:" 卫后,朕却怎滴不知你和蓬莱剑姬是相交多年的姐妹?"

  卫后赤裸着身体,光着大白屁股,双手作反绑状背于身后,还跪在屋里呢。

  她此时完全就不像一个母仪天下的皇后娘娘。倒像是个经过认真调教,早已顺服的女奴一般谦卑的答道;" 回皇上,贱妾并不知剑姬妹妹会突然来访,惊了圣驾,贱妾罪该万死,望陛下责罚。刚刚剑姬妹妹对陛下的无礼,贱妾也一并承受,她毕竟是江湖人士,不习王礼,陛下千万不要怪罪。"李翰听完她的言语,双眼貌似要喷出火来,赤红着一对瞳孔道;" 朕哪里会怪罪神仙妹妹,疼爱还来不及呢。只是其他妃子都在这事上功劳甚多,你看你贵为皇后,却没有为朕半点分忧呢。" 说罢似笑非笑的看着卫娘娘。

  卫箐箐一脸惊恐;" 这事还望陛下容贱妾从长计议,陛下想也了解到了她的傲气。" 忽然卫后这才想起还未给剑姬安排住处,遂安排了一个婢女带剑姬去最好的另一处别院安歇。李翰一听便道;" 住那么远干嘛,就在长乐宫找一上好房间歇着便是,差人传话,就说朕的旨意,剑姬要什么都给她,送去我宫中最好的家什。对了,住的地方离皇后寝宫近一些,越近越好。方便她们姐妹叙旧。" 女婢领命去了。

  寻至寝宫外面,婢女远远的看见剑姬立于池边,愣愣的望着湖水,也不知在想何事,婢女道明来意,剑姬便随她去。安顿了一处住所。妥当之后,驱散了众宫女,剑姬开窗看着天上皎洁的明月,发现此间离皇后寝宫只有不足50步之遥,摒气细听。以剑姬的修为,内力运至,50步之外的响动如在耳畔。

  结果剑姬一听,俏脸一红,啐了一口。原来她只听见女人一声接一声的浪叫,和凤床被摇动后木头发出的吱吱声响。想也不用想,皇上正和她的卫姐姐行交合之事呢。剑姬早已不是情窦初开的小姑娘了,前后也经历了几乎三个男人的浇灌,老林,秦松,甚至刚刚接触的陆中铭,也尝到了美艳剑姬的部分甜头。特别是秦松,在老林还尚未被剑姬赶出蓬莱宫的时候,他就背着尚在宫内的老林,胆大包天的把剑姬这个仙子人妻抱到后山的树林中美美的操干了一番。当然这必须得到了剑姬的首肯。而且一直是剑姬占据性交的主动,她可不想被臭男人左右……至于还有个疯狂的追求者朱贺,剑姬倒是有点嫌弃对方的年龄。

  对于男女之事,不说十分,秦雨宁还是懂了个七七八八的。

  剑姬此时也毫无倦意,无奈之下,合衣躺在大床上,想着这几年来宫中的变故和几个男人之间的优劣来。也不知是无意还是有意,总是听见耳畔传来卫姐姐一浪高过一浪的娇啼。

  不知过了多久,约莫离开皇后寝宫已经过去了1个时辰(2个小时),剑姬终于没听见卫箐箐的娇啼之声了。这皇上还真是厉害啊,她接触的男人中能坚持半个时辰都已经是极限了,这李翰操弄了卫姐姐一个时辰,想来俏脸又是一红。

  如果秦松有这般能耐,该有多好。

  梳洗了一会儿,整理了长长的秀发,也花去了不少功夫。刚想脱去外衣睡下,剑姬不由自主的运功摒气听去,凑巧的是那边又再次传来女人的娇喘,这次可惊了剑姬一跳,心道,这李皇是怪物不成,竟在男女之事上有如此的耐力,又开始了么?

  听着一阵一阵的娇啼,剑姬当下就觉得一股热流在双腿间酝酿,口中喃喃的念叨," 秦松啊,秦松,,,秦郎,你现在在何处呢?" 剑姬的手竟直的摸上了自己的椒乳,美目半闭,轻揉之下,欲望在蔓延。

  猛滴,剑姬惊醒般的坐起身来,雨宁啊雨宁,你现在做什么呢?孟浪至此了么。随即站起在房中慢行。却又突生一个自己都觉得可笑的主意来,何不去看看卫姐和那个李皇的房事呢。剑姬着实是不信有男子这么持久弥坚。

  内心斗争良久,剑姬运功飘然一个起落间就径直的位于皇后寝宫的窗外了,以剑姬的修为,这个位置根本无人能够察觉。点开窗纸,从小洞向里望去,剑姬立刻乍舌不已,只看见凤床上卫姐姐全身瘫软,口中留下涎液,美目反白,还一声接一声的娇喘着。嘴里喃喃的喊道;" 陛下饶了贱妾吧,,,贱妾是真的不行了,身子,,,贱妾的身子实在是受不了啦……陛下太厉害了……"再仔细眺看,只见李皇骑在床畔,双手抬起卫后的大腿,在身前折成M型,卫后的下阴处光洁无毛,竟被操干的通红一片,淫水混合着白色的粘稠液体不断的从被操干的通红的骚穴中涌出。

  再看李翰胯下,剑姬险些被惊的喊出声来……只看见一条如瘦弱成人小臂般粗大的黝黑阴茎,在卫后的骚穴中块速的抽插,如同打桩一般有条不经。进进出出……抽出之际甚至翻出少许卫后的浪穴嫩肉来,穴口被插的一圈白沫生生灭灭……剑姬不禁呆然……此时李翰吼的一声,把黝黑的粗大阴茎整根拔将出来,发现李翰的龟头却更惊人,犹如鸡蛋般大小。通红!!马眼处不停的流出透明的液体……阴茎上青筋爆凸……直教剑姬看的美目圆睁,全身瘫软。刷新了她的很多想法。

  细看之下,李皇还并未射出阳精,他粗声喝到," 贱婊子还不回身趴下……" 卫后挣扎着爬起来,反身趴在凤床之上,淫水孜孜的从性器中洒落在凤床之上,挺着龙根,李翰啪啪啪几巴掌重重的打落在卫后的光屁股上,几个通红的掌印慢慢浮现,卫后被打的哀叫不已……却还不敢躲让。反而更高高的翘起了美臀。

  李翰邪笑一声,,这次一巴掌却正正打在卫后的骚穴肉缝之上……女阴下体,柔弱之处,被重重的一巴掌猛击……卫后颓然一下身体一阵痉挛,竟又结结实实的泄身了一次。双眼泛白,舌头露了出来……李翰趁势双手拉起卫后的美臀,巨大的阴茎从后面直挺挺的再次插入卫后的骚浪美穴……一阵操干之下。卫后连求饶的力气都没了……只得嘤嘤嘤的低声呻吟。

  在窗外的剑姬看的秀目圆睁,膛目结舌……感觉下体一片湿滑……感情淫水竟然流出不少……直到口干舌燥,微汉满额。

  而屋内,李翰开始了冲刺,急速抽查几次以后粗大的阴茎抵住浪穴,把元阳深深的射进了卫后的子宫深处。

  剑姬看到此处,自觉胯下湿意更浓,顿时羞愧难当,忙运功掠回自己屋内,块速褪去外衣外裤,抖落亵裤,浑身之剩一窄小粉红肚兜,,,躺于床上……只见剑姬白雪般的半裸身子染上了一层粉红……胯下稀疏的阴毛湿成一片,一缕一缕的黏在股间……

  剑姬可顾不得许多了,一手握住白乳,一手探入黑草从中探索轻揉……几乎不可听闻见的低声娇啼从剑姬仙口中发出……

  窗外月亮隐于云层中,浓浓夜色中情欲在无阻的弥漫……

【完】


相关链接:

上一篇:脏臭皇家 下一篇:穿越成杨过

友情链接

警告: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好搜 搜狗 百度 | 永久网址: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